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臨淵行 ptt-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熱推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帝倏面无表情,与真正的帝倏并无区别,真正的帝倏不苟言笑,总是严肃的表情,让人不知他的喜怒哀乐。
苏云可以确认,此刻坐在宝座上的帝倏便是帝忽,他也可以确认,这片突然多出的仙界,便是帝倏观想而生,而这里的旧神、仙神、仙魔,也统统是帝忽,寻不到第二个人!
“这里的人都是帝忽,他为何还要伪装成帝倏,伪装的这么像?”
莹莹也有些纳闷,不解道:“他是演给自己看吗?这是什么奇特的爱好?”
苏云猜测道:“他多半有扮演其他人的爱好,不过他扮演了这么多人,我怀疑他是否还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放肆!”
一众旧神、仙神和仙魔纷纷怒喝,形态各异,表情也是各异,竟然各有神态,没有一个是完全一样的!
苏云和莹莹目瞪口呆,帝忽竟然做到这一步,着实是惊世骇俗!
帝倏抬手,面色威严:“众爱卿不必动怒。今日是朕大寿之日,不宜动刀兵。念在他这小童是初犯,不与他计较。”
满朝旧神、仙神和仙魔这才休了怒气,道:“陛下肚量可容纳宇宙洪荒,不与小人计较,但也不容小人侮辱。侮辱了陛下,便是辱没了我满朝文武,倘若下次再敢冒犯,不可放过了!”
荆溪也看得瞠目结舌,向苏云悄声道:“难道真的是帝倏陛下?”
苏云摇头道:“这些都是帝忽的血肉所化。”
莹莹道:“帝忽自剖其身,一部分化作人,一部分化作这些神魔和真神。你看这满朝文武,都是他的血肉。至于帝倏,则是帝忽占据了他的肉身。”
荆溪错愕不已,过了片刻,黯然道:“是我连累了你们。”
莹莹瞪大眼睛,苏云也不由得双眼瞪圆,不知他何出此言。
荆溪道:“帝忽是为了杀我而来。他知道我镇守忘川,而他想释放出忘川的劫灰仙,因此在这里堵住了我的去路。没想到,因为我连累了两位。”
他满怀内疚,歉然道:“待会我杀出一条血路,掩护你们出去。帝忽为了除掉我,便不会对你们下手了。”
苏云虽然惊愕,但心中却颇为感动,笑道:“我知道仲金陵为何把忘川托付给你了。倘若换做是我,我也会把最重要的东西托付给你。荆溪无愧圣王之名啊!”
荆溪不解。
苏云没有详细解释,迈步上前,躬身笑道:“帝忽道兄大寿,我路过此地,因为匆匆而来未曾带上寿礼。还请道兄恕罪。”
精品小說 臨淵行 宅豬-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分享
帝倏面无表情道:“不知者无罪。道友远道而来,不如便在仙界休憩几日,待寿宴过了再说。”
苏云欣喜道:“如此甚好。敢问道兄寿宴几日?”
帝倏道:“这场寿宴,有始无终。”
苏云哈哈大笑,声音洪亮,震耳欲聋。满朝的旧神、仙魔、仙神纷纷怒喝,训斥他在朝堂上无礼。
哪知苏云的笑声越来越大,竟然将众人的声音悉数压下,任何人的训斥声统统被盖住,反而被震得气血沸腾!
帝倏纹丝不动,任由他笑下去。
苏云笑声徐徐落下,道:“道兄,我与你打个赌如何?只要我离开你的灵力宇宙,你便不出手阻拦,如何?”
優秀都市言情 臨淵行 線上看-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
帝倏道:“你若是无法离开呢?”
苏云满面笑容,道:“自然是被你永远困在这里,直到宇宙破灭身死道消。”
他此言一出,帝倏立刻道:“好!朕允了。奏乐,朕要欣赏一出好戏。”
只见那些旧神、仙魔、仙神,纷纷手舞足蹈,以身躯各个部位为乐器,载歌载舞起来。
他们有的长有多臂,足尖点地,团团旋转,一边旋转手掌拍着肚皮,以肚皮为大鼓,拍得咚咚作响。
有的长舌如簧,长舌敲打铜钟,钟声当当震荡。
有的拆掉自己身后的骨刺,相并敲击,声音悾悾。有的用神兵作舞,发出金石之音,还有仙神现出原形,摇头晃脑,发出阵阵悦耳悠扬的鸣啼。
还有仙人绽放仙道,化作条条道则,围绕周身盘旋飞舞,那仙人取下背后的双戟,敲击在一个个道则中的符文上,竟然迸发出动人的道音。
伟岸的帝倏下方,诸神诸魔和诸仙载歌载舞,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竟然有着奇妙的旋律,令人啧啧称奇。
莹莹笑道:“帝忽若是混不下去,倒可以开一个戏班子,去元朔讨生活!”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臨淵行 線上看-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看書
可惜她的声音太小,被朝堂上的音律和歌舞盖住,没有传到帝倏的耳中。
帝倏看得兴起,突然起身,双手猛地一拍,踢踏着脚步,旋转着身体,也加入到这场载歌载舞之中!
他敲打头上的万化焚仙炉,焚仙炉迸发出当的声响,帝倏脑袋一晃三摇,摆动起来,自在非凡,与诸神诸魔和诸仙一起跳将起来,笑道:“来,与民同乐!”
只见一群仙人们飞身而起,落在帝倏的脑门上,各自盘膝而坐,一边随着歌舞一起摇摆身躯,一边拍打着万化焚仙炉!
荆溪眼珠子险些瞪出眼眶,他现在相信了,眼前的帝倏绝非真正的帝倏!
真正的帝倏,哪里会如此兴高采烈,如此胡闹?
突然,帝倏放声高歌,其他神魔也跟着飞起,落在他的身上,一起放声高歌。
“噫——”
“混沌登陆兮,神通海泛波;”
“水滴落地兮,道生神魔;”
“帝造万物兮,宫阙崔嵬;人如蝼雀;神魔苦呵!”
“外乡论道兮,始起战争;”
……
那歌声越发洪亮,陷入歌舞之中的帝倏和一众仙神仙魔对苏云等人视而不见,沉浸在自己的狂欢之中。
苏云皱眉,侧头道:“莹莹,准备破他的灵力宇宙!”
莹莹称是,站在苏云肩头,双脚分开,猛然鼓荡自己一切修为,调动所有道花,身上的金链顿时哗啦啦飞起,将她背上的金棺解开!
苏云低喝一声,气息震荡,身后铿锵作响,一座座紫府从脑后圆轮中浮现出来,五府之中,先天一炁贯通,连接苏云的修为法力,随即与莹莹的法力相连!
苏云法力雄浑,这些年勤修苦练,尤其是得到仲金陵的指点和相助,修成逆反道境,修为得到大幅度提升。
而且这些日子以来,他与仲金陵一起研究至尊殿堂的功法,改良改进鸿蒙符文,距离道境第四重天越来越近,法力提升更是惊人!
而那五座紫府,他二人已经可以调动一成的力量,再加上他们二人的法力,这股力量也足以堪称帝境下的第一人!
而今,这股法力被莹莹所调动,全力催动金棺!
金棺棺材板嗤的一声飞起,这口金棺顿时吞噬宇宙星空,无量空间,无尽的星辰,悉数向棺中坠落!
莹莹还是第一次掌控如此雄浑的法力,拼尽所能,将金棺的威力提升到自己所能提升的极致,棺口所向,一切尽皆扭曲!
哪怕是无边的星空也随之坍塌,哪怕是浩瀚仙界,也随之扭曲,像是一抹抹画布,被揉成一团,吞入金棺之中!
甚至,他们脚下的雷池洞天,也被金棺一股脑扭曲吞噬,只剩下帝倏所在的庞大殿堂,和一众正在载歌载舞的神魔神仙们!
然而金棺的威能虽强,却未能将这片宇宙完全吞没,只见远处星空不断涌来,像是被扯过来,又像是有着无尽的能量在不断诞生星空,把更多的星空向这边挤来!
这一幕,让荆溪也看直了眼。
莹莹大喝一声,催动棺材板儿,站在棺材板上,喝道:“士子,荆溪,随我冲出去!”
苏云和荆溪站在棺材板上,莹莹驾驭金棺呼啸飞行,疯狂催动金棺,吞噬沿途星空,道:“我不信,他观想出的星空能比金棺吞噬得更快!”
金棺疾驰,在星空中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所过之处,星空被吞噬得一干二净,但可怕的是还不断有更多的星空涌来。
莹莹加速飞行,突然只听前方传来歌舞声,各种乐器道音混在一起,如同美妙的音律洪流。
远远看去,只见帝倏站在雷池的海洋边载歌载舞,无数雷霆竖在空中,交织交错,像是无数金色的琴弦在拨动,声音震耳欲聋。
……
“噫——”
“你看那无定河边骨,彼系吾兄;”
“你看那草中美人首,彼系吾妻;”
“你看那襁褓婴孩尸,彼系吾儿;”
“你看那老翁老妪死荒野,彼系吾父母;”
“吾乡邻亦死,吾亲友亦故……”
……
这里非但有雷池洞天,雷池洞天的下方,居然还有一片仙界大陆,宛如刚才他们未曾离开过!
莹莹大喝,催动金棺,将雷池连同下方的仙界大陆一扫而空,吞入金棺之中炼化成灰!
她清扫四周星空,疾驰而过,试图将吞掉这片灵力宇宙,然而这片灵力宇宙却仿佛无穷无尽,永远也寻不到尽头!
莹莹明明是驾驭金棺沿着直线飞行,以为能飞到帝倏的灵力穷尽之地,然而前方又是雷光大作,远远只见雷池洞天漂浮在仙界大陆之上,帝倏率领神魔仙群臣还在兴高采烈的歌舞不休。
人氣玄幻小說 臨淵行 宅豬-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看書
……
“噫——”
“倏忽止争戈,怜我世人躯;”
“左边葬混沌,右边封异人。”
……
莹莹怒喝,催动金棺,清扫一切,就在此时,苏云突然祭起斩道石剑,倾尽所能,斩向刚刚仙界和雷池消失的中间地带!
这一手突如其来,正值仙界和雷池消失之时,远处的星空涌来,尚未涌至,苏云催动斩道石剑,爆发自己剑道第四重天,剑光闪动,斩落!
“嗤——”
星空像是幕布一般被切开!
剑光切开之处,两边的星空剧烈抖动,向两旁分开,距离越来越宽,而另一片真实的星空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莹莹!”苏云大喝。
莹莹立刻催动金棺,载着他们呼啸向外冲去。
突然,帝倏载歌载舞降落在那道裂缝中,他的脑门上,那些仙人一边满面笑容的舞蹈,一边撬动帝倏的脑壳。
只听嗤嗤的泄气声传来,帝倏的脑壳被掀开,万化焚仙炉中传来洪亮的歌声,像是有人在炉中一边踢踏舞蹈,一边作歌。
“噫——”
“帝绝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
“夺我头顶冠,脱我身上衣,囚我以枷锁,镇我以忘川!”
……
“叫你再唱!”
莹莹勃然大怒,祭起锁链,向帝倏捆去:“姑奶奶将你拖入棺中镇压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臨淵行-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看書
万化焚仙炉被掀开,突然苏云、莹莹头脑大震,性灵几乎被拉出身体,两人额头顿时鼓起一个大包,随时可能脑袋炸开,性灵飞出!
这正是万化焚仙炉的不世之威!
这口仙炉,可以吞噬一切性灵,哪怕是荆溪这种没有性灵,灵肉一体的旧神,也被焚仙炉克制,将他身躯拖得飞起,向炉中落去!
苏云和莹莹立脚不住,也被焚仙炉吸住性灵,身不由己向焚仙炉飞去。
帝倏身躯上,一众神魔兴奋莫名,脸上洋溢着癫狂的笑容,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飞过!
莹莹竭尽所能控制金链和金棺,带着哭腔道:“士子,我尽力了!”
焚仙炉在他们眼中越来越大,笼罩一切,炉中如同一个巨大的大脑,无数雷霆爆发,将他们吞没。
“祭五色船。”苏云的声音传来。
莹莹立刻将五色船祭起,五色船在雷暴中穿行,三人落在五色船上,四周雷霆交加。
苏云身后天象性灵屹立,将石剑抄在手中。
“现在就看,帝混沌加持的这口剑,能否如他所言斩开一切大道了!”
苏云突然将五府连同莹莹的法力悉数调动,倾尽一切先天一炁,催动斩道石剑,向焚仙炉的炉壁斩去!
他的剑道四重天轰隆运转,猛然间无数仙道轰鸣,提升,化作第五重天!
他性灵手中的石剑化作一点寒光,刺入雷霆过后的黑暗中。
“当!”
焚仙炉即将与帝倏的脑壳合拢,突然炉中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剑光刺穿焚仙炉,从炉中激射而出,剑光映照星空数万里!
帝倏顿时被震得浑浑噩噩,双眼转得像是轮子一般,再也顾不上歌舞。
接着五色光芒绚烂无比,从焚仙炉的破洞中冲出,一艘大船扬帆起航,拖着五色光芒呼啸而去!
————四千字大章,前所未有,因此理直气壮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