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 txt-章四二 政策的自由看書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李素率先说道:“这…….这不会吧。”
李君威无奈反问:“你们两个职衔也都不低了,我问你们,你们的手下有没有给你们提出过完美的建议?”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 txt-章四二 政策的自由鑒賞
人氣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 起點-章四二 政策的自由鑒賞
“没有。”赵龙城回答的非常直接,而李素的回答则值得玩味了:“没有,也不可能有。”
这就是军人与官僚的区别,赵龙城是军人,政治上想的比较少,李素虽然年轻,但是身为李定国的孙子,从小耳濡目染,自然对官场上的一套很熟悉,而这就是话语权的问题。赵龙城虽然政治上幼稚一些,但毕竟是上位者,立刻也就明白了过来。
上官的权威来自很多,但很大一方面就是话语权,这个话语权不一定是决定权,还要有修改的权柄,任何一个计划,哪怕是再好,身为上官的自己也要从中挑出一些不对的地方,进行修改,只有这样,才能彰显自己的价值。李素明白这一点,是因为他在侍从室和元老院秘书处工作的时候,早就有过防备,提交的东西总会故意露出一些破绽,去彰显上官的价值,然后保住自己那些不想被动的东西。
李君威见二人都明白了,解释说道:“其实我们这一次的战略,就是与强者结盟却着力于殖民地开拓。当初在申京时,我就主动和皇兄、诚王兄说,要与法国结盟,原因很简单,他们不了解欧陆,所以要用最简单明确的理由说服他们,这个理由就是法国是欧陆第一强权,陆军海军都是第一,和法国结盟只需要这么一个理由就够了,而要说与其他国家结盟,就需要好多理由。
理由越多,破绽也就越多。而别说当时,即便是现在,我也没有确定要不要和法国结盟,而当时斩钉截铁的说与法国结盟,就是要得到做这件事的机会罢了。
而在南港时,我又提交了与法国结盟的计划,一来表示我始终如一,而非反反复复,二来也是为了更多的自由度。”
“更多的自由度,这又是如何说?”李素请教道。
李君威则是说:“如果你把所有情况罗列出来,与法国结盟如何,与英国结盟如何等等,作为皇帝的皇兄就会就这两个计划每一个都给出自己的意见,皇帝的意见你必须要尊重,这无关对错。甚至说,皇兄会直接根据自己的了解,做出决断,从中二选一,这样我们就只能与皇帝选定的那个国家结盟了。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章四二 政策的自由熱推
所以,我递交了与法国结盟的计划,计划写的非常详细,而皇帝给出了很多的建议,但实际上呢,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是错的。计划里的第一步就是抵达加勒比海之后就筹措与法国结盟的事宜。其实,我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所以,皇帝给出的那些建议不会对我有任何的影响。而这不是皇上错了,也不是我错了,而是时局的发展造成了计划的改变。
结果就是现在的局面,我依旧具有完全的自由决断权,还尊重了皇兄和申京。”
李素和赵龙城听了这番话,惊为天人,虽然他们二人早就知道,裕王从皇帝那里一早就得到了全部的授权,但后续还是要得到申京的支持,因此裕王做这些,全都是为了日后与申京好打交道。这和裕王处置美洲缴获是一样,所有从美洲缴获的金银贵金属,全部运输到了开普敦的帝国国家银行的金库之中,然后再根据需要,支出军费。虽然多了一道手续,但这种对中央权力的尊重必然会得到更多的来自申京的支持。
赵龙城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王爷,卑职是否能请教您,您什么时候做出结盟的决断,又会与哪个国家结盟呢?”
李君威说道:“这个我已经说过了,我们这一次要与强者结盟,但更实际的说法是与胜利者结盟,陆地上打成什么样子都与我们无关,关键看制海权在谁的手里,现在欧洲的海军主要是英荷联军和法国海军,他们之间尚未分出胜负,所以我们不能选择与谁结盟,而只要分出胜负,一切就简单了,我们与海权拥有者结盟就可以了。”
赵龙城立刻明白了过来,虽然说现在的欧洲舰队还无法开赴美洲地区作战,但问题在于帝国一旦展开陆地上的战争,就需要各类武器弹药等后勤支援,这些可不能只来自开普敦,还需要在欧洲采购,而西津、本土等地的支援都要走地中海和北大西洋,如果与海战失利者结盟,就会遇到很多困难,光是他们派遣巡航舰、纵帆船进行海盗活动都受不了。
所以,除了在加勒比海进行了相对低烈度的战争,帝国只需要欧洲列强们分出胜负就可以了。而之所以说加勒比海是低烈度的,有两个方面,帝国的目标有限,第二个方面则是西班牙人的实力并不强。
帝国的第一个目标自然就是咽喉要道的巴拿马地峡,占领这里,移民这里,建设铁路和港口,打通美洲东西海岸最便捷的通道。至于挖掘运河,那是不太可能的,虽然巴拿马地峡比较窄,但却是湿热之地,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地方是比热带雨林更为恐怖的地方了。而且因为地壳运动、海水含盐量等原因,巴拿马地区的太平洋比大西洋高半米,而如果挖掘运河,更是要利用地峡中间的湖泊,这个湖泊高于海平面超过了二十五米,显然,必然需要大船闸,而这并不是现代的帝国科技能解决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无论避开湖泊还是利用湖泊,所投入的资金显然都是海量的,而美洲还是世界的边缘之地,根本没有经济利益带来修运河的动力。
除却占领巴拿马地峡之外,帝国的另外目标就是占领一座像样的港口,这座港口最好是成熟的,拥有足够多的工匠、船厂等设施,为远征舰队提供各类服务,舰队的海陆两军也可以得到休整的机会。
而加勒比地区满足的条件的港口并不少,但多在新西班牙总督去的中美洲东海岸,李君威显然在那里点燃战火,除此之外,就是古巴的哈瓦那港,那是西班牙人在美洲的造船基地,就连一千四百吨级别的战列舰都可以在当地制造。而哈瓦那还集结了西班牙人的返航舰队,显然是最好的目标。
而西班牙人在加勒比地区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在这里,西班牙人驻扎有一支正规舰队向风舰队,这支舰队包含了四艘到六艘的重炮舰或者战列舰,最大的一艘拥有七十二门火炮,其余的都是巡航舰,拥有二十八艘或者更多,哈瓦那港里应该还有十二艘以上的主力战舰,这些是去年来的两支船队的护航战舰。当然,西班牙人的双船队里的船只都有武装。
但这些都是理论上的,实际实力根本就没有这么强大,比如那驻扎本地的向风舰队,情况就非常不好,这支舰队财政来源并非是来自西班牙本土,也非本地的殖民政权,而是新西班牙总督区和秘鲁总督区的两地总督要求两地的乡绅贵族捐款建立的一支舰队,军费断断续续,舰船情况和船员配备都不好。更何况,这支舰队只有两个作用,其一就是追捕海盗,所以大部分舰船除了维护之外,就要驻扎在各大主要港口做武力震慑,因为除了一些胆大包天,类似于亨利摩根这样的海盗,其余的看到巡航舰驻扎的港口,一般都不敢招惹。
好文筆的小說 七海揚明 線上看-章四二 政策的自由
第二作用就是补充护航舰队,西班牙人的双船队会在三四月和七八月各来一趟,每年三月底回去,而每支舰队都有六艘到八艘主力舰护航,有时候,西班牙人甚至会动用战列舰护航,但这些军舰在路上有损失或者出现问题,就会从向风舰队之中抽掉一些补充到里面去。
按照一开始的估算,帝国远征舰队司令部认为,西班牙人拥有十八艘主力舰,每一艘的火炮数量都在五十门以上,平均下来,可能在五十八门到六十门之间,毕竟大部分主力舰来自欧洲,太少的火炮根本上不了战列线。
但等到舰队抵达背风群岛的荷兰港口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却是,西班牙在加勒比海的主力舰可能不到十艘。商人们提供了两个消息,因为欧陆发生了战争,西班牙本土海岸被法国封锁,急需舰队保护本土,所以去年七月份来的那支船队的护航战舰在简单修理维护之后就直接返回了,顺带连哈瓦那下水的两艘最新锐战舰也带了回去。
而从前年开始,向风舰队的军费就出了问题,因为本土的战争已经爆发了,西班牙国王向殖民地贵族收取献金来进行战争也是常规操作,给向风舰队的军费在前年只有三分之一,去年完全没有,一直到今年初,加勒比海的西班牙人得到帝国筹备远征舰队的消息,才紧急弄了一批资金,维护舰队进行应对。
如果不是李君威率舰队远征加勒比海,向风舰队今年肯定得不到军费。而西班牙的西印度事务委员会甚至直接给了国王一个解决问题的建议——暂停双船队制度,这个建议在国内得到执行,至少三月份的大船队就不会来了,但在加勒比海一端没有得到执行,因为西班牙人知道,中国人要来了,大家准备与返航船队汇合,去西班牙本土躲避。
这个消息直接解决了一个问题,远征舰队在加勒比海作战,暂时不用把巡航舰改装为战列舰了。
西班牙。
安东尼奥在父亲法哈多公爵面前认真讲述自己见到的一切:“…….开普敦已经进行了战争动员,我至少看到了一个新成立黑人团集结训练,现在来自非洲的黑人和混血人组成的武装是中国人征服美洲的主要武装,中国人尤其是那位裕王殿下,非常看重本国的军队,他们的士兵待遇也很高,所以本国军队一般担任监督者、指挥者、宪兵和技术方面的任务,主要的战斗交给那些非洲士兵………。
还有舰队,开普敦有一支从本土来的舰队,有六艘被叫做美洲级,和我告诉过您的致远级一样,这也是一种可以从巡航舰改装为战列舰的海军战舰,当然,根据我的考察,这种战舰无论适航性能还是防御力,都无法和战列舰相媲美,但是火力绝对是强大的。还有一支各地集结来的巡航舰队,数量也有很多。
您知道的,帝国的战舰吨位都比较大,适合更适合远洋航行,而加勒比地区人心涣散,很难阻挡敌人的进攻。父亲,您必须………。”
“我要你讲述你所知道的事实,不是要你提出建议。”法哈多打断了儿子,然后说道:“安东尼奥,欧洲国家是什么态度?”
“所有国家都支持中国!”安东尼奥说道。
“这怎么可能?”法哈多感觉难以置信。
超棒的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笔趣-章四二 政策的自由鑒賞
安东尼奥却说:“如您所说,裕王在政治上真的是一位不世出的天才,他抛出了一个香饵,没有人可以拒绝。无论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我们的盟友,裕王表示,帝国无意统治秘鲁地区,如果与西班牙无法达成一致的话,那么可以出售国王在中美洲的殖民地,那些富饶的土地呀,欧洲的君主和商人,哪个能忍受住这个诱惑呢,就算他们与王国结盟,也可以通过东印度公司让购买变成民间行为。”
“好了,我知道了。”法哈多冲儿子招招手,安东尼奥会意,把一柄手杖递给了父亲,无论是手杖用材还是上面的雕工还是配饰,都可以证明,这件精品来自于东方。
安东尼奥见父亲起身,没有理会自己,于是立刻问道:“父亲,我们该怎么办呀,绝不能就这么抛弃王国的土地。”
法哈多回头看了儿子一眼,直接说道:“新大陆的殖民地是国王陛下的,而非属于整个王国………。”安东尼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法哈多拄着拐杖离开,淡淡说道:“我还是找老朋友问一问,再定结论吧,你最近不要出去了。”